追蹤
大學國文教學平臺
關於部落格

中興大學書香墨園
 
 
 
 
 
  • 2151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吳晟


吳晟訪談:「古雅臺語人_教學工坊_吳晟」http://staff.whsh.tc.edu.tw/~huanyin/mofa/w/mofa_wuseng.php

以下資料來自國中圖-農村詩人-吳晟
http://www.ntl.gov.tw/Publish_List.asp?CatID=676

和我們生長的鄉村一樣
不喜歡裝腔作勢
阿爸偶爾寫的詩
沒有英雄式的宣言
也沒有輝煌的歌頌
只是一些些
粗俗而笨重的腳印

和我們日日親近的泥土一樣
不喜歡說漂亮話
阿爸偶爾寫的詩
沒有繽紛耀眼的光采
也沒有華麗迷人的詞句
只是一些些
安份而無甜味的汗水

孩子啊!阿爸偶爾寫的詩
無意引來任何讚嘆
也不必憑藉任何掌聲
和我們每天在一起勞動的村民一樣
對深奧的大道理,非常陌生
又欠缺曲曲折折的奇思妙想
只是一些些
對生命忍抑不住的感激與掛慮

 

農村詩人 吳晟

  這是詩人吳晟於1985年出版的詩集《向孩子說》裡的序:「阿爸偶爾寫的詩」。淺白質樸的文字描述,坦率誠摯的情感表露,正是吳晟一貫的詩風呈現,亦是吳晟謙遜誠懇、坦朗戇直的性格反映。

16歲開始創作

  吳晟,本名吳勝雄,1944年生,彰化縣溪州鄉圳寮村人,世代務農。屏東農專畢業後,回鄉定居,於老家附近的溪州國中教授生物,業餘則陪母親下田,耕讀生涯三十餘年。

  1980年以詩人身分應邀赴美,參加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,為訪問作家,為期九個月。1983年,讀者文摘雜誌將其散文集《農婦》全書濃縮以十八頁篇幅刊載,並以十六國文字發行於世界。著有詩集《飄搖裡》、《吾鄉印象》、《泥土》、《向孩子說》、《吳晟詩集》、散文集《農婦》、《店仔頭》、《無悔》、《不如相忘》、《詩緣》等。2001年自溪洲國中退休後,目前專事寫作及耕種,兼任靜宜大學台灣文學講師。

  十六歲開始寫詩的吳晟,第一首詩「樹」即獲當時文壇極受重視的文星雜誌收錄刊登,對正值青澀年華的文藝青年來說是莫大的鼓勵,亦激發了日後源源不絕的創作潛力。

自省農民生活

  1972年開始,也就是吳晟廿六歲,返鄉任教二年後,其創作風格有了極大的改變,不再是風花雪月的情緒,不再是為賦新詞的憂鬱。也許是農村現實生活的刺激,也許是長時間的自省與醞釀,至1984年止,吳晟寫出了近百首描寫台灣農民的生活,探討台灣農民命運,以及關懷台灣社會現象,變遷等的精彩詩篇,量既多、質又佳,深受文壇肯定與重視。

  在吳晟的〈無悔‧沈默〉一文中,他說:「我的創作動力主要來源,乃是來自生活的感動,大多依賴自我充電、自我鞭策,而無關乎有沒有掌聲。」在〈無悔‧轉變〉裡,他也說:「我寫的詩,莫不是植根於踏實的生活土壤中,歷經長時期的體會醞釀,才緩慢發芽、成形,而以鮮活熱烈的血液記錄下來。」 

真誠批判精神農村詩人 吳晟

  面對現實生活的實際體驗,加上正直坦誠的內在性格,造就了吳晟明確而濃厚的鄉土意識,亦隱含了是非分明,真誠執著的批判精神。他曾說:「我們確信,唯有正直不屈、坦誠無私的聲音,才能激發社會的熱情,才能挽救但圖私利、普遍對公眾道義過度冷漠的因循。……長久以來,我堅持如是的信念,並一再警惕自己:絕不假藉任何理念寫下一言一句虛假的文字。這本是一個讀書人最起碼的要求和骨氣」。這樣的堅持是求自現實的體驗、反省,再與學說相印證,所淬鍊出的智慧。

  吳晟的堅持,不僅反映在他所創作的一言一句上,更以行動參與,實踐觀念,從長期的幕後走到台上,直率呼籲,在1992年的立委選舉與1993年的台中市長選舉,分別為廖永來及林俊義站台助講,後來又進一步站台支持王世勛、翁金珠、邱創進、陳水扁,成為真正集觀念與行動於一身的知識份子,表現突破禁忌、勇於批判、坦蕩真誠的吳晟本色。

  從不標榜自己的特立獨行,筆觸真摯而富感情,直接認同大地,他認為:「秉持著正直的情操,為公義,為促進更合理的社會而耗費苦心的追求過程中,已足可尋找到嚴肅深刻的生命意義吧!」

  吳晟,一個從田野中走出來的農村詩人。

農村詩人 吳晟和妻子莊芳華

吳晟的家人

  吳晟和妻子莊芳華共育有二男一女,大兒子吳賢寧現任彰化基督教醫院醫師,曾兩度拿下彰化縣璜溪文學小說獎,小兒子吳志寧所組的九二九樂團,則在台灣頗有名氣,除發行首張專輯,去年也獲音樂大賞獎項。女兒吳音寧是吳晟唯一反叛性最強的孩子,二十多歲還把自己剃光頭,後來又到南美洲山上隨游擊隊生活,從小一直讓爸媽最頭痛。近年回到台灣後,吳音寧決定走自己的路,開始認真創作並寫詩,除已在各報章雜誌頻頻發表外,更多次獲文學獎,她唯一的目標就是青出於藍更勝於藍,一定要贏過老爸。吳晟最近私下和老友們相聚,都會驕傲的報告女兒近況,讓大家羨幕不已,深感與有榮焉。

 

以下資料來自yam天空新聞http://news.yam.com/chinatimes/society/200707/20070702438103.html

詩人吳晟造林 厝邊來散步

中時電子報╱陳志成/彰化報導 2007-07-02 04:35

鄉土詩人吳晟將兩公頃稻田,轉作造林。他和賢寧、志寧兩個兒子滿懷理想,不斷投入心血和鈔票,好不容易有左鄰右舍願意去那邊散散步,父子欣喜總算四年有成。

吳家土地座落彰化縣溪州鄉圳寮村,八十八年吳晟的媽媽過世,他在美國的哥哥、當警察的弟弟都想賣掉。他考量應該把地留下來,造林保護環境,才合乎媽媽的遺願,就花了上千萬元,收購兄弟的持分,他出一部分,其他由兩個兒子分期付款,到現在還在付。

當時吳賢寧高雄醫學院畢業,在彰化基督教醫院當住院醫師,幾次聽到資深醫師談論移民紐西蘭,說紐西蘭政府要求投資森林才肯批准。回家和老爸吳晟談起,吳晟說住在台灣,吃的是台灣米、賺的是台灣錢,為了取得移民資格竟然要到紐西蘭造林,豈不太諷刺?

父子決定在自家農田造林。吳晟從小喜歡種樹,任教溪州國中卅多年,校園許多樹木都是他從種子培育起來的。

親朋好友聽說吳晟要造林,三不五時潑冷水,說他都六十歲了,等不到賣錢那一天。他反駁,如果做什麼事都短視近利,不為子孫著想,那台灣就糟糕了。

於是將理想化為行動,向農委會申請,九十二年核准平地造林;之前吳晟父子已經在那塊地上種了兩、三百株桃花心木。官員說,先要移除才行。為什麼?「因為規定空地才能申請平地造林呀!」吳晟捨不得砍樹,所以那些桃花心木統統要移植,光是工錢就花了十幾萬。

父子開始種樹,當時就讀中興大學森林系、目前擔任九二九樂團主唱的志寧向老爸說:「爸爸您看我是不是真感心,還回家幫您種樹?」吳晟一想,「不對呀!樹木是為你們這群子孫種的,怎麼是幫我種的呢?」就更正說:「志寧應該感謝我這老爸,六十歲了還幫你種樹。」

種樹容易照顧難。樹苗最怕颱風,吹得東倒西歪,要趕快扶正,再用竹架固定;樹木一年年長高,支架每年要調整高度。此外,還有蔓藤問題。蔓澤蘭、雞屎藤一讓它爬上去,樹木就完蛋了。

樹林不設圍牆,樹木慢慢長高,每天都有人來散步。父子興奮,談起設步道、蓋涼亭大計。家裡的財政部長吳媽媽,平日邊數鈔票付工錢、付肥料費,邊碎碎念個不停。請款一次都是好幾萬,一年二、三十萬跑不掉。這下,又要設步道、建涼亭,她把守的這一關要怎麼過?念歸念,「她在樹林裡工作得倒很開心,」吳晟如是說。

前省議員白權在八卦山種了一千多種樹,命名「歡喜園」。吳晟說,等到樹林比較有點樣子,打算想取名「純園」。「純」是他媽媽的名字,她一輩子在樹林前身的這塊農田種作,感情很深,命名「純園」紀念她。另一層意義,就是希望生活環境純淨、人生單純。

 

以下資料來自http://library.taiwanschoolnet.org/cyberfair2004/ps32/wc1.htm

孩子呀,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   只因這是生命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最沉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是最甜蜜的負荷
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生平           吳晟著作年表
過客    負荷 
成長   牽牛花 
媽媽不是詩人 回聲  
寫詩的最大悲哀    水啊水啊
不如相忘    
我時常看見你_在致賴和 筆記濁水溪
吳晟老師所說的話~~! 稻草
詩畫有緣     人無緣 訪問照片
訪談之一 訪談之二
訪談之三 訪談之四

 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